这个周末,让我们一起读读孩子的诗,遇见当初的自己……

12-17 06:06 首页 少年时代报

点击「少年时代报」关注我们

微信号:snsdbwx


有人说,孩子天生就是诗人,因为他们有着最为纯净的心灵,他们的眼睛是五彩的,也是透明的。最近,一组来自孩子们富有童真童趣的诗火爆网络,大家惊讶于其有趣无边的想象,更被字里行间流露出的真情实感所触动。


欣赏这些诗,我们一同走进了孩子们的世界,我们被诗里的童真感动,看到了日常生活中非常珍贵的东西。这些孩子的诗到底写了什么?这个周末,让我们一起来读读。



《回到地面》

作者/朵朵 五岁作

 

要是笑过了头

你就会飞到天上去

要想回到地面

你就必须做一件伤心事

朵朵,原名王致柔,2010年出生,三岁开始创作诗歌。朵朵的父亲说,朵朵的这些诗大多是上学或回家的路上、或与父母玩耍时冒出来的,比如《去上学》是她三岁时说出来的,“爸爸/你送我上学堂/可是我的书呢/哟 忘带了/那没有书/你让我读桌子吗”。






《秘密》

作者/万奕含 五年级作

 

妈妈说我捡来的

我笑了笑

我不想说出一个秘密

——怕妈妈伤心

我知道

爸爸姓万

哥哥姓万

我也姓万

只有妈妈姓姜

谁是捡来的

不说你也明白

嘘!我会把这个秘密永远藏在心中

“你是捡来的”这句话,不少父母都曾在生气或开玩笑时对孩子说过。浙江乐清虹桥镇第一小学的万奕含因妈妈说了这句话后,写了小诗《秘密》,饱含童真以及对妈妈的爱。





《我想变》

作者/佚名

 

我想变成一棵树,

我开心时,

开花,

我不开心时,

落叶。

这是当年一位网友上传的一首小朋友的诗作,据悉是老师改作业时发现的。诗很简单,胜在意境清新。






《我慢慢吃饭》

作者/姜馨贺 四岁作

 

我慢慢吃饭

我慢慢吃水果

我慢慢喝牛奶

我是想慢慢长大

很慢很慢很慢很慢

因为你说过

我长大了

你就老了

这是姜馨贺写给爸爸的诗。她生于2003年,自称"野生派诗人"。两岁多时,姜爸爸带着她在花园里捉蝴蝶,“她告诉我,她发现大蝴蝶没有小蝴蝶好捉,认为这是因为大蝴蝶‘经历了太多往事’。”这句话让姜先生很是惊艳,他随时随地记录起女儿的只言片语。





《停水了》

作者/姜二嫚 七岁作

 

停水了

我望着月亮说

现在

我们和你一样了

姜馨贺还有个妹妹——姜二嫚,生于2007年,自称“萌派诗人”。诗人伊沙说,“你看她的诗,就是这个年龄的孩子才会写出的诗,但又不只是‘儿童诗’。一个成人写同样的东西,得拐多少弯?得有多少说教?还达不到这样的效果。”





《很多》

作者/姜馨贺 四岁作

 

我挥挥手

就有很多手

我跑步

就有很多脚

小狗朝我摇尾巴

就有很多尾巴

然后

我打秋千

就有很多我

你们会不会自豪啊

这么多女儿

“和你朋友们的爸爸相比,你爸爸有什么不同?”馨贺说,最大的不同,就是我爸爸经常陪伴我。我最喜欢和爸爸一起去野外玩儿。有一次我们看到一朵蒲公英,爸爸就说,“嘘,别吱声,我们去把妹妹叫来,一起吹。”后来我把这件事写到了诗里。





《灯》

作者/姜二嫚

 

灯把黑夜

烫了一个洞

 


《光》

作者/姜二嫚

 

晚上

我打着手电筒散步

累了就拿它当拐杖

我拄着一束光

正如姜爸爸所说,他的孩子们并不是神童。这些闪亮的灵性、这些天使的歌声,本来就属于每一个孩子。只是因为我们无暇去欣赏,久而久之,天使们便不再歌唱。






《挑妈妈》

作者/朱尔 六岁作

 

你问我出生前在做什么

我答我在天上挑妈妈

看见你了

觉得你特别好

想做你的儿子

又觉得自己可能没那个

运气

没想到

第二天一早

我已经在你肚子里

朱尔擅长用语言来表达一种热情洋溢的情感,当朱妈妈问了朱尔一句:“你出生前在做什么呀?”结果他就回答了《挑妈妈》诗里面的那些话。





《猫》

作者/姚铭琦 十二岁作

 

所有的猫都当过人类

敏感且自尊

独立而庄重

它们有很多时间专注发呆和观察世界

还可以把身体绕成一圈

用尾巴遮住眼睛

不看这个人间

我们一过了做孩子的日子,就失掉会“飞”的本领。一个小男孩曾问古典诗词大家叶嘉莹:什么是诗?叶先生反问:你的心会走路么?小男孩疑惑地摇了摇头。叶先生笑了笑,问男孩的故乡在哪里、是否想念那里的亲人?男孩回答得干脆:远在河南开封,常想爷爷奶奶。先生点头说:对了,想念就是心在走路,而用美好的语言将这种想念表达出来,就是诗,所以“诗”就是心在走路。





《眼睛》

作者/陈科全 八岁作

 

我的眼睛很大很大

装得下高山

装得下大海

装得下蓝天

装得下整个世界

我的眼睛很小很小

有时遇到心事

就连两行泪

也装不下

大人总说,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对孩子而言,诗不在远方,就长在心上。诗人树才说,孩子们本来就懂诗,本来就会写诗。为什么?因为他们拥有童心。诗是生命中最善(心意)、最美(想象)、最真(直觉)的那些瞬间,它们闪闪发光。光的源头呢?就是那颗童心。而我相信,童心即诗。


   

  这些诗歌看似粗糙,缺乏诗歌中常见的意象,也基本上没有复杂的艺术手法,但美丽的情感和丰富的想象力却是这些诗歌所共同具备的。这也正是它们能够打动人心的力量所在。站在孩子的视角,从孩子的眼光观望这个世界,自由地表达心灵,直接记录对生活的观察、感触和思考,这也是许多伟大诗人的创作之源。

  

  孩子们的诗歌让成人遇见了当初的自己,让成人又看见了自己的美好与纯真,让久在“凡尘”中的成人再回美丽的童年,这,恐怕也是孩子的诗频频火爆网络的根由。在孩子那儿,童心是天成的。孩子看世界的每一眼都是敏感而新奇的,孩子想事物的每一念都是无染的。因而,他们的诗歌也是纯净的。读孩子的诗歌,就是在读成年人的过去。每个人成长的路上,都曾经有过“诗心”,只是走着走着,长大了,敏感的“诗心”为了适应社会和生活,变得坚硬起来,圆滑起来,行走间,不知不觉无影踪了。从读者的角度考量,重读孩子的诗,便是重读自己。


     


内容综合: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中金在线


  如您喜欢我们的文章,请点击右上角分享。新朋友请长按下方二维码并识别,关注我们的微信。点击右下角“写留言”,与我们互动!谢谢您的支持!

  更多精彩内容,请访问贵州少年网(www.gzsnsdb.com)





首页 - 少年时代报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