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增长1500倍,“中国好资本”高瓴的非常之功与非常之道

摘要: 高瓴之道,就是“非正道莫行”之道。

11-13 06:04 首页 思想食堂订阅号

听秦朔、包刚升老师解析企业创新和美国政治


前两天,一向低调的高瓴资本掌门人张磊突然被“火”了一把。


可能不少人会一脸雾水:张磊是谁?但是在创投圈,张磊的名声可谓响当当。他所带领的高瓴资本先后投资了腾讯、京东、滴滴、摩拜单车、去哪儿、爱奇艺、Airbnb、百丽等知名企业。


12年时间,高瓴资本规模从最初的2000万美元到如今的300亿美元,成为亚洲最大、业绩最优秀的私募股权管理基金之一。


思想食堂讲师、中国商业文明研究中心发起人秦朔早前曾对高瓴资本的运作模式作过分析,分享给大家。



秦朔

思想食堂讲师

著名媒体人、中国商业文明研究中心发起人


文/秦朔 


中国金融市场正在经历一场多年来罕见的监管大洗礼。无论是兴风作浪的大鳄,还是惯走暗道的妖怪,都在聚光灯下一一现形。“正道捐弃,而邪事日长”,这种乱局已很难再继续。


有人不断为资本的投资权利和自由意志辩护,但他们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事实,就是在资本市场上,近几年被那些来路不明、迅猛崛起的资本所染指的标的——万科、格力、南玻、民生银行、招商银行等等。


当资本旋风袭来的时候,管理层几乎都选择了抗拒,他们要保卫公司,顶多是沉默,而没有一例为此类资本的到来而欢呼。



但是在中国,也有另一类资本,他们所到之处都深得公司和企业家的欢迎,企业界愿意和他们握手同行,甚至乐于贴上被他们投资的标签。


这样的资本,是好资本,是善意资本,是有长期考虑的资本,是能够帮助企业创造价值、不断超越进步的资本。


在我的商业文明研究视野中,高瓴资本集团就是“中国好资本”的典型代表。


1


用双轮驱动“长期结构性价值投资”


成立于2005年的高瓴,植根亚洲,重仓中国,面向全球,目前资产管理规模超过250亿美元,其投资人主要包括全球性的大学捐赠基金、养老基金、主权财富基金和家族基金等,都是“长青资金”。


这样的资本来源使得高瓴从成立就专注于长期结构性价值投资,而不为短期业绩波动所影响。


那怎样理解高瓴的长期结构性价值投资?


长期,就是关注企业的长期价值,不在意一时一地的得失,在超长期持有的过程中把企业价值做到最大化。


结构性,是相对于周期性和机会主义而言的,其强调的关键是在瞬息万变的环境中抓住本质,形成企业的内在竞争优势,形成高度的“护城河”,形成可持续、难模仿、对手难以攻击的竞争力。


而周期性思维其实是一种博弈思维,是一种“零和”游戏,机会主义则往往只考虑短期利益。


价值投资则分为发现价值和创造价值两个阶段。


前一个阶段是发现价值被低估的企业,是从市场规律中找到好的商业模式。


后一个阶段则是帮助企业一起成长,比如提供战略咨询,创造协同效应,推动团队建设,协助收购兼并,推进技术升级,支持全球拓展等等。



基于上述理念,高瓴坚持做优秀企业家的“超长期合伙人”,与他们共同创造长期价值。


在高瓴看来,好的企业家精神,是能延续并超越自己的生命、打造伟大的企业组织的精神;


好的企业家精神,是不投机、不取巧、非博弈性的企业家精神,每天要打造“护城河”,深挖墙,广积粮、缓称王;


好的企业家还要善于打造有战斗力和人文精神的组织,并拥有伟大的格局观,对企业、员工、竞争对手、合作伙伴都有很强的同理心。


具体到投资领域方面,高瓴是双轮驱动,不仅投资了腾讯、京东、美团、滴滴出行、去哪儿和摩拜单车等互联网经济的领头羊企业,也投资并长期持有美的、格力、蓝月亮、福耀玻璃和江小白等传统行业的一流公司。


这有点像“哑铃布局”,两端都重要,也很均衡。



在高瓴的投资历史上,长期结构性价值投资的案例有很多。


最出名的当然是京东,2010年高瓴投资京东3亿美元,而不是京东一开始设想的7000万美元,就是为了通过巨资投入在物流和供应链管理方面建立起竞争壁垒。


2013年,高瓴又撮合了京东和腾讯旗下易迅在电商方面的合并,成就了当时最大的电子商务交易。


除了超长期投资,高瓴还坚持全生命周期投资,也就是在优秀企业的每一个发展周期都进行投资,而不是一到IPO就赶紧套现走人。


高瓴投资庄辰超创立的去哪儿,无论是早期的风险投资,还是伴随去哪儿IPO的基石投资,以及上市后因为战略性亏损所做的定向可转债投资,都坚持投资。


2


非常之道,只是永远恪守正道

 

高瓴非常低调,但并不神秘,是一家没有什么隐秘的公司,其所有投资案例都见诸公开媒体。


汉武帝年间,司马相如上书说到,“盖世必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非常者,固常人之所异也。”


探究高瓴的一系列“非常之功”背后的“非常之道”,却发现没有什么异常、奇怪和诡道,全是经久不衰的大道与常识。


以好奇、独立、诚实做长期价值投资


中国市场热点纷呈,如果没有定力,不能保持智力上的独立与诚实,很难不随波逐流。


同时,如果不始终保持和发掘好奇心,也很难在高强度的工作中保持青春与活力。


高瓴2005年起步时,管理的资本只有2000万美元,基金只有四五个人,而且没有一个人做过投资,但他们都有一个想法,就是要回到事物的本质,搞明白正确的投资应该是怎样的,应该怎么做,而不是拷贝流行的做法。


有人认为自己总能比别人更擅长在中国这样的资本市场中博弈,而高瓴认为自己并不擅长也不喜欢博弈,因此坚定地选择了做“正和游戏”、和企业家一起把蛋糕做大的价值成长道路。


为此,高瓴不像天女散花一样做很多投资,不是为投资而投资,也不迷信当下热点,而是把最好的精力、最好的资源,集中投资于符合长期价值投资原则的最信任的企业家。


专注于研究,投资于变化


高瓴一直坚持持续深入的多纬度、跨时空的行业研究,通过深刻理解这些行业特别是实体经济发展的长期内在规律和业务逻辑,通过寻找最好的商业模式并与有大格局的企业家进行对接,发挥资金优势,服务实体经济发展。




高瓴创始人张磊曾说,只有特别少的人、特别少的公司能有格局和执行力把公司推到那么高的高度,这个人怎么找呢?


一种模式是人海模式,到处参加各种会议,一个地方一个地方跑。


我们采用的是研究型模式,就是通过研究发现哪个是最好的商业模式,然后再寻找跟最好商业模式契合的最好的创业者,我们再一起发展。


高瓴还认为,世上永恒不变的只有变化本身,变化催生创新,所以高瓴不投资垄断所赚取的超额利润,因为垄断从基因角度看不能形成创新。


只有不断地迎接和拥抱创新,发现关键时点上的变化趋势,如此才能形成善意的价值创造,形成让蛋糕更大的、开放共赢的局面。



正是因为有好奇之心,投资于创新与变化的理念,从耶鲁大学毕业、曾任纽交所中国首席代表的张磊在创立高瓴后,一直紧跟现实,密切追踪变化。


他很早就意识到互联网将深刻改变中国,所以2005年基金成立后第一笔投资就选择了当时市值还不到20亿美元的腾讯。


当移动互联网兴起,他看到智能手机的普及将让三四五线的中国消费者加入网购行列,仿佛一夜之间可以让数亿人口有能力买到即使世界上最大的零售企业也需要几十年才能满足的商品组合。


他认为中国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走在了美国前面,为此大手笔投资了京东。



最近,张磊花了很多时间在中国的三、四线城市,他觉得全世界大幅度低估中国产业发展的纵深度和内需消费市场,谁能够为三、四线消费者提供更便宜、更好的服务,谁就能够带领和引导下一代的消费。


高瓴牵头收购百丽国际,背后是在下一盘针对中国庞大内需市场的棋局。


高瓴所有的投资,从业绩看是非常突出的“非常之道”,但从路径看,是坦坦荡荡、清清楚楚的一条大道。高瓴之道,就是“非正道莫行”之道。



课程预告


11月11日,在上海

思想食堂邀请秦朔老师

解析中国企业创新的机会


长按下图▼立即报名

课程咨询 梁老师:18457138096


喜欢思想食堂课程,但到不了现场听课怎么破?

观看吴晓波、吴思、雷颐等50位老师授课视频

长按下图▼立即报名


▼点击了解更多课程信息


首页 - 思想食堂订阅号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