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关注的,不仅是非遗而已

摘要: 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意识到,这些智慧和手艺,一旦彻底消失,将永远不会重现。

12-09 23:36 首页 Tmagazine




一条窄路七拐八拐通向庙下村村口,两旁是青苔拂爬的灰黑色石墙。废弃的旧居连成一片,早已没了人的烟火气,空荡荡的清冷院子,和小路上似烤了火的四处流窜的暑气撞了满怀。

 

不见人影,但渺渺有歌声,咿咿呀呀,渐渐清楚。走近了,有人正在台上唱戏。这是一个约有四分之一个足球场大的老戏台,廊檐斑驳,台上一男一女,裹在厚重的戏服和粉妆里,突然提高了声调。台下,几乎一整个村子里的老人和小孩都来了,老人给孩子扇着扇子,笑吟吟地看着台上的动静,似乎沉浸在这种气氛里,不说话就是一种交流。



郴州市桂阳县庙下村,傩戏演员正在舞台上表演

 

周回生返回后台,摘下帽子、假胡子,脱掉长袍,里面的汗衫已经不知道被打湿了多少回——更何况他站在戏台上,已经有 45 年。这是湖南花鼓戏《讨学钱》的一个选段,他饰演的张先生过年去陈大嫂家讨学费,自身学识却不硬,辩不过陈大嫂,只能窘迫地悻悻而归。



邵阳花鼓戏表演者周回生正坐在祠堂里

 

他是花鼓戏非遗项目的传承人。70 年代初入行,如今已近半个世纪。问他演了这么多场的感受,他想了想,说「第一个张先生和最近一个张先生,已经完全不是同一个人了。」

 

戏里的张先生是饿着肚子去讨学钱的,说到这儿,他连着换了三种唱腔把张先生的自白台词唱了出来。「但饿着肚子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受?我可以体乏无力地唱,也可以皱着眉头唱,也可以捂着肚子颤颤巍巍地唱。




一开始,你只是知道张先生很饿而已,但演得多了,你会开始理解这个角色:他要不是被逼到了最后一步,不会在寒冬腊月去讨学钱。但他又是个没什么本事的人,带着旧读书人的酸腐气,甚至在跟陈大嫂对话的时候把『妙哉』念成了『沙哉』,他没有底气,很狼狈的模样,而且还很饿。当你越来越理解他,便越来越懂得他说自己饿着肚子去讨学钱会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张先生在变化,周回生也在学习,这个事实不因花鼓戏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而有丝毫改变。他最近在排练一出新剧,他饰演主角齐白石,从 19 岁一直演到 90 岁。年轻气盛的齐白石,中年的齐白石,民族气节的齐白石......这为他提出了不小的挑战。

 

「我还在突破自己,我还有空间。比做一个好演员更重要的是,如何成为一个善于思考的演员,这是我经常思考的事。」他说。



卸下厚重戏服的周回生正在绘声绘色地讲述他的表演生涯




与周回生不同,24 岁的刘嘉豪转折点发生在大学前暑假,他去央美看了陶瓷系毕业展。「我第一次发现陶瓷可以这么美,陶瓷是一门艺术,不仅仅是一种手艺。

 

在这之前,他和陶瓷的联系仅仅是小时候,一边看着父亲做陶,他就在一边玩儿泥巴。除此之外,他对陶瓷一无所知,有的仅仅是耳濡目染带来的灵感。他学动漫专业,却跟老师申请了课外创业,创业项目就是陶瓷工作室。一开始不烧只做,做完一个就砸碎一个,直到捏出感觉了,下一步是砌窑,劈柴、盖砖.......他就从这样从头一点点积累起来。



刘嘉豪的父亲,「泥人刘」传承人刘坤庭



塑陶


父亲是典型的老手艺人,专注、缜密、勤勉。他却跟父亲不同。父亲只做陶瓷瓶罐,他却开始尝试将陶瓷应用在茶具上,「因为它更贴近普通人的生活」;父亲追求精湛的成品,稍有瑕疵在他看来都是不及格的,而他,更愿保留一些手工的痕迹,比如一个拇指纹印。



「泥人刘」作品


「我觉得这都是手工艺该有的东西,你保留了当下制作时的情感和一些偶发性的东西,这样的器物就有了独一无二的属性和灵魂」这是他们两人最大的分歧点,代表了两代人不同的创作观。

 

有人曾质疑他对铜官窑的瓷器改动过大,是否已经不符合铜官窑作为非遗项目的出品标准。这位最年轻的湖南非遗传承人自信地表达了观点:「我们摒弃了一些不实用、和现代生活不挂钩的特质,把它从历史博物馆里搬出来,再应用到生活中,也是可以的,是吧?」




「以前做陶只能用手动机器,现在有了先进的电动机,难道就不是做陶了么?以前只能用柴窑烧,现在可以用液化气烧,难道烧出来的就不是陶瓷了么?我也一样,我希望把一些现代元素融进来,令它受到市场信赖,它能继续有活力的生存下去,那么它就是铜官窑的东西。」



 

在同行者中,有一个人的身份比较特殊,大家都叫他「疯子」,他的身份是湖南某报纸的编辑,但职业之外,他持续关注着湖南非遗项目的现状。他能流利地说出哪个非遗项目是哪一年入选、传承人是谁和相关的历史背景知识。每年春节,他都会抽空去非遗传承人家里看看,到如今,有些人早已逝去,他却依然坚持着这件事。

 

我们在邵阳看布袋戏表演的时候,他悄悄跟我说,台上表演的老人如今生活挺幸福,两个儿女事业有成,在深圳和广州工作,也孝顺。只是生活得很好的孩子不会跟老人学这门技艺的,毕竟时代已经不同以往。可能在老人之后,就再也没有人会一人举着布偶,踩着锣,唱一台戏了。



老人正举着玩偶表演布袋戏


宝庆竹刻的师傅也说,二十年前,这还是一项谋生的技能,村子里有很多人家都会做竹刻,但现在,只有他一人还把它当成乐趣在做。他的职业是一位邮局员工,这才是养家糊口的根本。没有多少人想学,学习的时间成本太高,收入又不成比例。」他说,如今他在一家残障小学教竹刻,希望这门技能能多少改善他们的生活。


木雕艺术


当然现实并不如此悲观,也有继承者们。申彬和姐姐陈利如今已经坚定了自己非遗传承的使命——但在她们的父亲,醴陵釉下五彩瓷创始人陈扬龙刚刚去世的时候,她们曾一度想过放弃。


「父亲突然走了,我们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挑起这个担子.......但后来想起父亲说的,『生于斯、死于斯、奉献于斯』便觉得,这是老人一辈子的心愿,我们应该努力实现它。」申彬说。



醴陵釉下五彩瓷


这便是非遗保护的现状:正在消逝,后继者乏。有人以个体的力量关注并推动,但仍不足以吸引全社会的重视。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意识到,这些智慧和手艺,一旦彻底消失,将永远不会重现。



湘西竹编徐克双及其作品



 

有企业勇于担当起保护责任,比如作为 BMW 战略型企业社会责任的标志性项目,「BMW 中国文化之旅」旨在探访和保护中国传统文化,促进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与发展,是企业参与非遗保护的典范。

 

「BMW 中国文化之旅」发起于 2007 年,至今已持续开展 11 年,并通过创新思维续写第二个十年的崭新篇章:「BMW 中国文化之旅」由过去的「走出去」探访活动,升级为一个凝聚社会资源、助力「非遗走进现代生活」的持续性公益平台。



2017「BMW 中国文化之旅」非遗跨界孵化项目正式启动

 

去年十周年之际,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共同创办了「清华美院 BMW 非遗保护创新基地」;第二步,2017 年以来,试图实现文化部倡导的「让非遗走进现代生活」,探索出两条非遗保护的创新路径:第一是以创新的方式推广非遗领域的文化传播,第二是以创新的方式促成非遗作品的使用和消费。

 

今年「BMW 中国文化之旅」的主题是「探三湘秘境,生机盎然的精神家园」。推选出十位具有创新潜力和学习需求的非遗传承人,资助他们进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BMW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创新基地」研修研习。



湘绣



土家族织锦技艺


同时探索两条创新性的非遗保护模式:一是以创新的方式推广非遗领域的文化传播,二是以创新的方式促成非遗手作产品的使用和消费。比如从今年 3 月开始,「BMW 中国文化之旅」邀请非遗传承人在 BMW 上海体验中心举办非遗讲座与手工体验课,同时定制非遗主题旅行攻略。


2016 年,「BMW 中国文化之旅」与蚂蜂窝合作定制发布了《BWM 中国文化之旅四川非遗旅行攻略》。仅半年的时间,攻略的下载量和在线阅读量突破了 30 万人次。2017 年,「BMW 中国文化之旅」将继续与蚂蜂窝深化合作,推出《BWM 中国文化之旅湖南非遗旅行攻略》。

 

「BMW 中国文化之旅」对传承人的支持从「授人以鱼」资助模式升级为「授人以渔」赋能模式,将非遗项目再次拉近了我们的生活,并令它变得更加灿烂和鲜活。


-

撰文:林醒

编辑:郝鑫

摄影:Ban

微信编辑: 陈佳倩


Copyright ? 2017 T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Tmagazine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