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契奇,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摘要: 巴尔干半岛上的大帝重生。

12-09 19:03 首页 杨毅侃球

克鲁特先生,塞尔维亚篮协和中国赞助商的对接人,一个着实特别棒的人。

如各位所知,我在2017年的春节上塞尔维亚出了一趟远门。在那里的第8天,克鲁特先生开车在贝尔格莱德老车站的后街接上了我,感谢赞助商爸爸的仗义相助,克鲁特给我带来了红星队欧冠比赛的门票,在抬腕看表发现时间紧迫后,克鲁特先生酷酷地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来吧,我送你们去球馆。”

谢天谢地,我因此和克鲁特先生在车内攀谈了半个小时,而在气氛稍为热络后,我提出了一个真挚的问题:“克鲁特先生,我对此真的很好奇,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巴尔干半岛的朋友会特别擅长球类运动?”

在他回答以前,说实在的,我内心深处有一个自己预设的答案。因为人种的不同,这个世界上不同区域的人就是会擅长不同的运动,牙买加小岛上跑出了那么多飞人,高加索山下都是壮硕的力士,而肯尼亚人则长期统治着中长跑的世界——巴尔干半岛,斯拉夫民族,他们的身体,是不是将力量、柔韧性、技巧性结合得异常完美呢?

克鲁特先生哪知道我脑子里当时转过了200多个念头,他爽快地扔给了我一个最干脆的答案:“We are just talented.”——我们就是有天赋啊。

生怕我不明白,克鲁特先生进一步解释着:“你知道约基奇、特奥多西奇对吧,你看他们就是天生知道篮球该怎么打啊。”

我点着头接过了话茬,“所以,卢卡·东契奇也是一样的对吗?”

“对。”健谈的克鲁特先生,半小时里第一次出现了短暂的语塞,大约10秒钟后,他才伴随着叹息声接着说道,“可惜,东契奇并不属于我们……”

8个月的时间倏忽而过,我终于听懂了那一声叹息背后的话语。

卢卡·东契奇,过去一个月在篮球世界里被议论最多的一个名字。18岁的他在刚刚结束的欧洲锦标赛上横空出世,与德拉季奇一道带领着斯洛文尼亚所向披靡。他们最终9战全胜,历史性地将这个人口仅仅200万的国家送上了欧洲篮球王座。

而东契奇和斯洛文尼亚在最终决赛中战胜的对手,正是塞尔维亚——他本有可能成为一个塞尔维亚人的。

这个漫长故事的开端,需要先回溯到1991年的夏天,在南斯拉夫国内极度微妙的气氛中,托尼·库科奇、弗拉德·迪瓦茨和迪诺·拉德加,这些欧洲篮坛不世出的天才们共同率领南斯拉夫队去到了亚平宁半岛,出征在意大利首都罗马举行的欧洲篮球锦标赛。

对南斯拉夫篮球的黄金一代来说,这里本该是他们的福地,四年前同样在意大利,他们正是在世青赛两次战胜拉里·布朗挂帅、加里·佩顿领衔的美国青年队而一战成名的,其中的一场比赛,库科奇在三分线外12投11中独得37分。

这样一支南斯拉夫队的出现,迅速打破了世界篮坛在80年代美苏争霸的格局,1989年欧锦赛冠军,1990年世锦赛冠军,当他们在1991年那个夏天志得意满打算继续捍卫欧洲之王荣耀时,噩耗传来了——就在欧锦赛开打的第二天,南斯拉夫国内传来消息: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宣布独立,南斯拉夫联邦的解体之势已经无可逆转,一时间,山河破碎,风雨飘摇……

我们无法想象库科奇、迪瓦茨们是以怎样的心情完成那一届比赛的,每一天他们都仿佛没有明天一样在战斗,5场比赛场均净胜对手21.6分,放眼欧洲,没有球队能和这支南斯拉夫队处于同一水平线,而当他们在决赛中痛击东道主意大利再次捧杯后,一位电视解说在转播中悲痛地向全欧洲诉说着:“各位,你们见证的,可能是欧洲篮球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支球队,可今天,是他们在一起所经历的最后一场比赛了……”

南斯拉夫人的生活从此被改变,当然,南斯拉夫篮球也从此走上了一条全然不同的道路。2个月后的欧青赛,南斯拉夫队在12支球队中仅仅名列第8,这是一个对他们来说不可想象的名次,可对于一群连自己的国籍都不知该怎么填写的16岁少年来说,你又怎么可能要求他们依旧心如止水。

没人知道萨沙·东契奇是怎么回到斯洛文尼亚的。球队的大巴很容易地从赛事主办地希腊驶回南斯拉夫首都贝尔格莱德,两地之间不过四五个小时车程,可在经过十日战争的炮火洗礼后,他的故国斯洛文尼亚已经宣布独立,而好死不死的,萨沙·东契奇还偏偏是一个生在斯洛文尼亚的塞族人……

萨沙还是想尽办法回到了斯洛文尼亚,那里不仅有他的家人,也有更好的经济环境。从马后炮的角度看,如果萨沙一家在当时选择重返塞尔维亚,他们或许会在随后的10余年时间里始终和科索沃的枪炮声作伴——因为有克罗地亚在地理上作为阻隔,斯洛文尼亚国内很快就恢复了平和与安定,萨沙开始在各家俱乐部之间来回转悠,小城拉斯科的皮沃瓦纳是他效力最久的一支球队,在这里的第三年,妻子为他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儿子,他们决定给孩子起名叫卢卡。

时隔18年,原本效力著名选秀网站DraftExpress,如今已经随团队一起加盟ESPN的记者迈克·史密斯这么形容这个叫卢卡的孩子:“他不仅是2017年欧锦赛冠军团队的成员,而且无可争议地,在18岁这个年龄段表现出的成熟度与完整度,超越了欧洲篮球历史上的所有人。”

卢卡·东契奇,因为父亲的缘故,在7个月大时就第一次抱起了篮球。他终究是一个幸运的孩子,他长大的时代,斯洛文尼亚已经开上了迅捷发展的高速路,包括斯洛文尼亚篮球也在那几年迎来了第一个高潮时期。

是的,虽然我们会长时间津津乐道于2006年世锦赛王仕鹏对斯洛文尼亚的那次绝杀,可一个神奇却常被人忽略的事情是:在随后NBA的2006-07赛季中,斯洛文尼亚人创造了一个几乎无法被突破的历史纪录,这个只有200万人的小国,当赛季总计有乌德里、斯洛卡、纳克巴、武贾西奇、涅斯特洛维奇和布雷泽克等6名球员效力NBA,每30万人就出产一位NBA球员的人口密度,甚至远远超过美国本土(约每90万人一名NBA球员)——这其中,涅斯特洛维奇正是卢卡·东契奇的教父。

因为萨沙,也因为涅斯特洛维奇,卢卡·东契奇对于篮球的学习可谓耳濡目染,而当萨沙·东契奇在2007年选择和斯洛文尼亚本土豪门奥林匹亚队签约后,许多有趣的事情发生了。

奥林匹亚队地处首都卢布尔雅那,多年来为斯洛文尼亚输送了大量无尽人才,上述2006-07赛季效力NBA的6位斯洛文尼亚球员,就有5名都先后为这家球会效力过。奥林匹亚拥有小国最好的青训体系,很自然地,萨沙也把儿子送进了奥林匹亚梯队。

8岁的卢卡·东契奇在同年龄段梯队里一共只待了16分钟,教练们因为他的存在很快叫停了训练,一个这么厉害的孩子怎么能再待在1999年龄组?教练们立刻把他转送到了1996年龄段的训练班,这一次他待的时间毕竟就长多了——一堂完整的训练课总还是有几个小时的……

第二天再次来到体育馆时,卢卡·东契奇已经成为了奥林匹亚选拔队的成员,如果不是规则所限,8岁的他就要派去参加U-14年龄段的比赛了。打篮球对卢卡来说是一件太开心的事,他甚至经常求着父母在休息日把他送去参加别的组别的课程,“我经常跟卢卡说,明天你放假,你应该在家休息玩一会儿玩具或者做点什么别的,”斯莫尔尼卡,是那一阶段东契奇的直属教练,“可每每到了第二天中午12点,他爸妈就会打来电话,‘教练,就让卢卡来训练吧,他求着我们说要打球。’”

卢卡·东契奇从不放弃每一个能在球场奔跑的机会,所以那一年奥林匹亚队每场比赛的中场休息,你甚至都能看到一个小朋友偷偷跑出来在球场上投着篮。当时21岁的戈兰·德拉季奇,则总是看着这一切欣慰地笑。

你看,有时候人生就是这么有趣,德拉季奇在东契奇8岁的时候就认识这孩子了,他曾经和他的父亲萨沙在两家俱乐部并肩作战过三年之久,而如今又和当初的这个小朋友一起扛起了斯洛文尼亚篮球的大旗。

德拉季奇的手机里至今仍存着一张当初的照片,他跟随奥林匹亚队夺得了2008年斯洛文尼亚联赛的冠军,全队球员都在捧杯后进行了大合照,34岁的老将萨沙·东契奇被推到了画面最中间,他的身前则有一个小朋友挂着金牌咧着嘴笑,不用说,那当然就是小卢卡。

“即便是在那个年龄,你也能看出他对篮球有着超凡的感觉,就像他父亲一样,”德拉季奇回忆道,“他经常在我们比赛时坐在篮架底下,中场休息我们从更衣室回到球场时就会看见他在那里投篮,这画面一直留在我脑海中。”

东契奇是一个天才,真正为篮球而生的天才,他在奥林匹亚青训体系里修习了5年时间,等到13岁其他小朋友刚刚准备上初中时,他已经是引起全欧洲篮球界骚动的明日之星了,全欧洲的豪门球探都跃跃欲试,他们跑到卢布尔雅那来看这个传说中的孩子,而作为传说中“世界上排名第31位的篮球队”,西班牙豪门皇马抢先抛出了橄榄枝。

皇马说,这孩子不用试训,他来直接替我们打比赛吧,让他自己感受一下。于是他临时披上皇马战袍,出战了小小国王杯,一项西班牙全国范围的少年杯赛,著名的国王杯赛事的少儿版本。在皇马和巴萨的最终决战里,人生地不熟的东契奇依旧拿到20分。饶是相遇篮坛的皇马也被这孩子震惊了,快回家收拾行李吧,收拾完了就过来。

2012年4月,东契奇在正式启程前往马德里前还代表奥林匹亚参加了最后一项邀请赛,他在决赛里拿到54分11篮板10助攻,随即一个13岁的孩子穿越了整个欧洲,引发了篮球世界的一阵骚动。

对东契奇来说,在马德里的开局并不容易,他离开了已经离异的父母,远赴异国他乡。“我没有爸爸妈妈在身边,需要自己照顾一切,我试着努力去学西班牙语,当然这在开始并不容易。”生活不易,篮球这东西看上去对他来说却真是容易,他依然和在卢布尔雅那时一样,天天和比自己大四五岁的球员对抗,然后依旧能够成为场上最强的那个人。

东契奇从15岁开始跟随皇马成年队训练,从塞尔吉奥·尤伊、罗德里格斯这些欧陆顶级后卫身上汲取每一滴可以为自己所用的养分。2015年4月30日,年仅16岁2个月零2天的东契奇代表皇马亮相西甲,理所当然地,他创造了队史最年轻纪录。

随后的一切已经天下皆知,每一个舞台都证明了:卢卡·东契奇是货真价实的天才。过去一个欧冠赛季,他甚至成为全欧洲唯一一个每40分钟效率在15分8篮板8助攻以上的球员。至于2017年的欧锦赛,他首次披上成年国家队战袍,不仅一路支撑着斯洛文尼亚走上冠军领奖台,自己以18岁的年纪入选赛会最佳五人组,甚至还让原本决心要就此退出的德拉季奇收回了成命。

每个人都希望给这个不世出的天才寻找一个模板,或者说,想看看他会成长为怎样的对象。

那些和他各自都有无数交集的人,却都留下了截然不同的评语。

他在奥林匹亚多年的教练司雷科·贝斯特说,“他总让我想起曾经的德拉岑·彼得洛维奇,长着娃娃脸的杀手人物。”

他在皇马和斯洛文尼亚的双重队友,来自美国的归化球员安东尼·兰多夫则认为,他对比赛的解读能力很像年轻的卢比奥,“但绝对是我见过的最了不起的天才。”

这个世界正在争着抢着赞美赞美卢卡·东契奇,正如德拉季奇在欧锦赛捧杯的那个夜晚对着镜头高喊的那样:“记住我的话,他会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球员之一!”

在千篇一律的赞美里,我依然想起了克鲁特先生的那声叹息。原来,东契奇是贝尔格莱德红星的球迷,原来,这次欧洲杯前他作为菜鸟被斯洛文尼亚的老大哥门抓上台唱歌,“我唱了一首塞尔维亚歌曲,我也不知道唱得好不好,但反正我硬着头皮唱完了。”

 除此以外,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这么一段话,洛泽·西斯科教练,这位东契奇离开卢布尔雅那前最后一年的导师说,“对我而言,这孩子最可思议的地方,是他能够切换自己的个性。他在赛场上总是充满自信,总是对胜利充满渴望,可一旦比赛结束,他就会变成一个特别的小男孩,永远都在微笑,和所有的孩子们打成一团。”

这样的片段,会比注册单上的数字更让我们真切地感受到,他真的还只是一个孩子。一个18岁的少年对于未来会有什么样的期待呢?东契奇说:“我,想成为这项运动之中的一位英雄。”

正所谓,自古英雄出少年。



首页 - 杨毅侃球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