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 民航二所行李自动处理系统发展:发扬工匠精神 打造国货精品

摘要: 民航二所紧紧围绕民航物流业务,走出越来越宽阔的自主创新之路

12-09 21:23 首页 中国民航报

今年6月,民航二所旗下民航成都物流技术有限公司成功中标北京新机场建设工程航站楼行李处理系统项目。当再次说起中标北京新机场行李系统项目的时候,民航二所所长罗晓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听到中标的消息,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能中标北京新机场行李系统项目,离不开民航局领导对我们的关心扶持和众多民航兄弟机场单位的支持,让我们二所人在坚持走自主创新的道路上更加有信心!”

乘坐飞机出行,办理值机手续和托运行李,对于现代社会的人们来说似乎很平常。而一件行李要顺利从值机柜台旁边的传送带进行正常的安检和分拣,最后到达相应的航班,行李系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对大多数旅客而言,对行李系统的认识仅限于在值机时将行李进行交运,以及到港时在行李提取厅提取行李。其背后完整的行李处理系统的复杂程度,远远超乎人们的想象。可以这样说,任何一个大型国际机场的行李系统都是机场航站楼中建设规模极大、极复杂的系统。

中国民用航空局第二研究所是民航局唯一专业从事工程技术研究的科研机构,历经10余年的自主创新和不断迭代开发,成功研制出了国内首套完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并且适合中国国情的行李自动处理系统。目前,该系统已经先后应用于重庆、天津、大连、沈阳、青岛、贵阳、南昌、合肥、石家庄、兰州、银川等60余个机场,为我国自主研发的大型民航科技产品走向世界打下了很好的市场基础。


一步一个脚印 

从无到有实现“中国制造”

多年以前,国内大多数机场的行李系统都采用人工分拣,不仅效率低,差错率也高。随着经济社会的迅速发展,机场吞吐量逐年增加。在近年来中大型机场的建设中,行李自动处理系统成为刚需。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在1999年和2000年,民航局先后两次通过科研项目途径,为行李自动处理系统的研发注入了关键的启动资金。民航二所成立了专门的课题组,由现在的物流技术公司董事长毛刚担任课题组长,随后又正式组建物流技术公司,专业从事行李自动处理系统的研制与产业化,自主创新之路正式开启。
  

要从无到有研发一套真正意义上属于我国自己的行李自动处理系统,涉及机械设备与传动、自动检测与控制、编码与识别、信息处理与交换、计算机管理及系统集成等多项技术。而该系统每一个部分的设计、开发、安装、调试都没有可供参考的样本,需要物流技术公司的技术人员为此付出大量的心血。

毛刚告诉记者:“在行李自动处理系统的研发过程中,我们发现我们的产品与国外的先进产品有很大的差距,那就是我们还缺少最关键的核心设备——托盘分拣机。这个设备的突出特点就是分拣效率高,是传统分拣转盘的4倍以上,大型机场必须使用这种设备。但当时国际上仅有少数几家国外公司拥有该产品,垄断了整个国际市场。如果作为行李处理系统设备供应商,没有这个产品,就永远无法成为一流集成商。”

从2008年开始,物流技术公司正式开始研发托盘分拣机。物流技术公司研发部经理杨秀清是托盘分拣机研制组的副组长,同事们都称她为“科研女侠”。她是民航二所引进的第一位女博士,也是班组中为数不多的女性。由于托盘分拣机设计和施工难度大,对工程精度要求高,一个部件就算出现一毫米的误差,都有可能造成设备运转不畅。在行李系统产业化示范基地,在托盘分拣机的组装测试过程中,为第一时间掌握工作总体进度,把控托盘分拣机的装配质量,深度了解托盘分拣机的测试情况,杨秀清经常去位于成都周边的新津基地,与同事们共同奋战在设备研发现场。通过大家近4年的不懈努力,在民航局、科技部等多个上级单位的支持下,托盘分拣机项目科研任务圆满完成,并成功推广应用到兰州、银川和重庆机场,长春和桂林机场项目正在建设。 

服务好用户

实现科研成果产业化

托盘分拣机的成功研发,不仅打破了国外技术和市场垄断,填补了国内空白,还使得物流技术公司成为亚洲唯一、世界第4家完全拥有托盘分拣机自主知识产权的成熟产品供应商。据了解,与国外同类产品相比较,这套高速托盘分拣机在分拣行李重量、适用环境、节能等方面都优于国外产品,行李处理能力达到5600件/小时/套,分拣行李重量可达0.5公斤~60公斤,分拣行李差错率不大于0.01%,分拣滑槽计数准确率达100%。过硬的科研实力,让托盘分拣机的相关科研及产业化成果获得了包括民航局科技进步一等奖、重大技术装备国内首台(套)证书、四川省专利奖一等奖等多项荣誉。

2014年,物流技术公司中标重庆江北国际机场T3A航站楼行李处理系统采购及安装工程项目,标志着民航二所在建设国内大型枢纽机场行李处理系统方面实现重大突破,国际竞争力得到进一步增强。

记者了解到,重庆机场的项目在招投标阶段就得到了民航二所领导班子的高度关注。成功中标进入施工阶段后,民航二所专门制定了成果转化战略,物流技术公司上至董事长、总经理,下至新进员工,都全心投入到重庆项目的建设中。他们在项目中克服了工期紧、任务重、技术新等多种困难,不仅按照重庆机场要求保质保量地完成了行李系统的建设,还在重庆机场行李处理系统集成了多项自主开发的先进技术。

物流技术公司总经理陈翼向记者介绍:“重庆机场T3A航站楼行李处理系统是国内第一个全流程使用开环式RFID技术完成行李分拣与行李追踪的项目。”在项目实施中,为了克服诸多技术难题,重庆项目技术负责人王福文、RFID项目组组长宋洪庆带领项目组成员,在原有的科研成果基础上,进行了大批量行李的实际实验与改进。

当实验需要真实的机场行李系统环境,而现实条件却没有如此大的厂房用于样机的搭建的情况下,物流技术公司没条件创造条件,在郊外租赁了原用于临时存储农作物的厂房作为“模拟机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个临时厂房环境简陋,四面透风,夏天厂房内温度高达40摄氏度,冬天则逼近0摄氏度,而到了9月农作物丰收季时,相邻厂房筛选、脱壳稻谷的粉尘则会让整个厂房内部变成“雾里看花”的“瑶台仙境”。虽然工作辛苦,但项目组成员却有着必胜的信念,时不时相互打趣地自我鼓励:“我们在这里除了能夏练三伏,冬练三九,还能秋练粉尘,未来必能修成‘绝世神功’呀!”

就这样,在这种艰苦的测试环境中,共八大类十多种行李RFID设备历经1年有余,近30万件行李的反复测试,均达到了工业环境使用要求,及时保障了重庆项目的顺利进行。

除此以外,重庆机场行李项目专业类别多,施工作业面大,与土建、装修、消防、供电、弱电、给排水等很多专业都有交叉作业。为了克服这些困难,在施工过程中,项目部将劳动竞赛与企业文化相结合,引导项目部全体员工,立足岗位,不断提高员工的专业技能水平。


中标北京新机场项目
自主创新迈上发展新台阶

  

北京新机场是首都的重大标志性工程,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工程,也是国家发展的一个新动力源。该项目航站楼建筑面积达70万平方米,是近年来全球建设的最大空港。整个新机场行李系统包含266套值机线、2697台输送机、6套翻盘分拣系统、61套转盘等设备以及1套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控制及信息管理系统。可以这样说,该项目是民航二所在北上广枢纽机场中标的第一个行李处理系统项目,也是目前中标的最大规模的单体航站楼行李处理系统项目,标志着民航二所自主创新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不仅让民航二所彻底摆脱了在科技产业化道路上为了生存而奔波的现状,同时也对民航二所产品的品牌提升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

过去,由于民航行业科技含金量高,我国民航科技发展程度早期又比较落后,大量国外跨国企业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进入了中国市场,导致许多大型国际机场的行李系统由国外技术所垄断。要与国外先进企业竞争谈何容易。在将自主创新成果进行产业化推广的时期,罗晓无数次向相关部门领导汇报工作,尽最大努力为民航二所自主创新的科研产品向市场争取机会。

民航局局长冯正霖曾在一份文件批示中这样说道:“在机场装备国产化方面应当予以支持鼓励,在设备采购招投标的同等条件下,要优先使用国产自主创新成果。”这句话一直鼓舞着罗晓,鼓舞着整个民航二所。

罗晓对记者坦言,在项目最困难的阶段,有两个夜晚他几乎是彻夜难眠。他说:“长期以来,我们都坚持创新,坚持对技术不断改进,为机场提供持续稳定可靠的产品而努力。不管是科技研发还是市场推广阶段,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一想到了局领导的殷切关怀和民航二所全体员工的期待,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要作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为让由我国自主研发的行李自动系统推向市场,民航二所物流技术公司开展了国外企业无法提供的定制服务,从硬件到软件,从生产到集成,尽力满足客户需求;不断探索和完善公司的维保服务体系,根据客户情况提供定制的维保服务:紧急维修、远程维护、定期维保、合作维保、托管维保等,尽力为客户排忧解难;从行业发展角度为机场提供技术培训服务,包括专项培训、公开培训、实践培训、软件维护培训等。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更好地服务民航,保障机场的正常运转,提高旅客的出行体验。

如今,民航二所人一如既往秉承服务民航的宗旨,在行业主管部门的大力支持下,满含热情、紧锣密鼓,陆续研发出了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托盘分拣机、全自动自助行李托运设备、RFID+激光混合识别技术、可视化辅助分拣装置、智能值机终端机、多段式自适应分拣滑槽、基于智能识别的批量行李自动交接系统等新产品、新技术。而正在研发的全自动全程行李跟踪系统已取得阶段性成果。该系统拥有比传统设备速度高出10倍的DCV输送及分拣系统,融合RFID识别技术,这些系统将极大地缩短行李处理时间、提高行李分拣率、提高航班正常率,最终提高行业服务质量、提升旅客旅行舒适度和满意度,用科技创新做好民航人的真情服务。民航二所紧紧围绕民航物流业务,用自己的努力,已经走出了一条越来越宽阔的自主创新之路。

更多链接:

民航二所中标北京新机场建设工程航站楼行李处理系统项目



首页 - 中国民航报 的更多文章: